大大yz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看微博上面的艾滋病相关文章太多的原因,昨天梦到了一个艾滋病人,首先我和两个姐妹去看电影,第一部看完之后,想看第二部,却被告知要跑到一个高中去,那个高中的楼梯设计特别膈应,但是等我们跑到六楼,发现全是人,挤不进去,就准备回家,下楼的途中听到一个女老师在唱京剧,内容是学校的地方被占了,没法让她教书,回去的路上碰到外公,外公在用拉车子捡柴,我们就帮他,弄好以后一起回家,路上走的很累,看到一辆电车跟我们家的很像,我姐妹就以为是我们的,想骑回去,结果那个人过来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他是艾滋病人,就拉着我姐妹走,然后很气愤的看了他一眼,结果他的表情从正常慢慢变成了恼怒和阴暗,让我半夜去那个高中的康华楼某个地方,还要带着一个东西,不然就威胁我要传染给家人,等我回到家之后,就把事情跟我表哥说了,正在想办法,看到我我哥的哥们小王和另一个不知道什么名字,一胖一瘦,穿着女装进来了,又看到了另一个表哥,我把事情告诉他之后,他说他和他兄弟早就知道他,然后说可以把他赶出去,平时我们都是排挤他的,后来那个艾滋病就被赶走了,我也回了自己家,结果没多久,我们那边好像开马拉松还是什么,我哥说那5人在跟踪我,想传染给我,我当时在工作室,工作室玻璃是单向透明的,我看到了他在远处的他躲在树林里,慢慢开始来这走,我就变成一个独角兽并隐形,等他进来之后我赶紧去联系了其他人,把他给杀了,准备把尸体处理下扔进河里我又觉得不太妥,然后我就醒了

而且在做这个梦之前,好像还做了一个其他的,对师徒,在学校里修仙,结果那个徒弟和一个小蛇恋爱了,后来阴差阳错的上床了,师父就跟小蛇女的师父一起找他们,进果最后也接受了,就是那个小蛇女上完床就穿的很暴露


一个梦2018.6.16

今天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室友,一个老年人,我好像是她孙女什么的,然后她的身体很不好,我怀疑有人对她下了毒,嫌疑人有三个,一个女的,一对情侣,梦境里我们都在我小学六年级的宿舍,我本来怀疑那个女的,然后那对情侣在睡觉,我就跟她孙女说,说着说着我开始怀疑那对情侣,然后那个男的还一直在我旁边想听我说什么还想看我手机,我就更怀疑他俩了,后来去医院检查,医生除了病人以外都不让进,医院的院子里有好几颗蒲公英球,上面开满了白白的圆圆的蒲公英,轻轻吹一口,小小的蒲公英球就飞走了,很美。检查结果说老婆婆得了很严重的病,没救了,我很疑惑,因为记忆中她的身体应该很好,这次生病好像是突然之间的,就想再复联一次,结果,复检的医生跟第一个是同一个女医生,我不相信,最后,那个医生告诉我,其实这件事情,那个女的和那对情侣和医院都有参与,她们想用婆婆的遗体做实验,给了他们很高的报酬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婆婆就一头栽倒地上,死了
梦里还有个片段是我要过河的话就要趟着水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